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蓝方 > 个人分类 > 业务笔记
2016年11月30日 11:19

艾滋病=道德有问题?是时候来谈一谈了

艾滋病=道德有问题?是时候来谈一谈了

国际艾滋病前夕,我在北京协和医学院“aid for AIDS”主题论坛上分享如何用理性对抗艾滋污名化。本文为现场演讲实录的修订版,和伙伴们分享。

 

我最早接触到艾滋反歧视的议题,是在2010年。

 

当时,在公益组织益仁平的推动下,出了艾滋反歧视的第一案、第二案。这两个案子的当事人,都是报考教师岗位,在入职体检时查出HIV阳性,被拒绝录用。

 

拒绝录用艾滋病毒携带者,并非“无法无天”。

 

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5月14日 23:19

四十万受害者,二十六年抗争,换来对独裁者的最终宣判

四十万受害者,二十六年抗争,换来对独裁者的最终宣判     这个月月底,一份重要的判决书即将下发。   被审判者,侯赛因·哈布雷。   对大多数国人而言,这都是一个极其陌生的名字。而在中非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国度乍得,这个名字,却是每个家庭至深的伤疤。   乍得,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。深处非洲内陆,一半的国土在沙漠之中,为其赢得“非洲死亡之心”的名号。   1982年通过政变上台的独裁者哈布雷,乃是西方钳制卡扎菲的重要政治棋子。在美国与法国的纵容庇护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01月26日 18:13

一人一票,是选举民主的最佳方式?

一人一票,是选举民主的最佳方式? 在获得一张赞成票后,“社区跳蚤市场”项目接连收到了三张反对票,成为候选项目中最不受欢迎者。   “我特别想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会投反对票。”2015年6月26日,“居民参与社区发展预算工作坊”的最后一个环节,参与者们要通过投票的方式,从20多个社区项目中选出一个“获胜者”。与传统的“一人一票”不同的是,人们不仅可以投出两张赞成票,还可以针对自己最不喜欢的项目投出反对票。   支持“社区跳蚤市场”的女孩有些沮丧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01月18日 12:38

欧盟的爱盟主义教育基地怎么搞?

欧盟的爱盟主义教育基地怎么搞?

 

如果要在人民大会堂附近以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”为主题做一个博物馆,该有些什么样的内容?

光是想想 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这样的字眼,和那些每年定期集合在一起热烈鼓掌而目光呆滞的面孔,就该觉得无聊。

所以,一开始我毫不犹豫地就把 欧盟议会 这样一个 景点 从行程单上划去了。参观一群政客开会的地方,有什么意思?

结果订的酒店正好在欧盟各种机关办公楼一侧。一大片簇新的玻璃现代建筑,与欧洲老城的气场截然不同,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2月28日 22:12

译介|每个国家都有历史伤痛,真相是最好的慰籍

译介|每个国家都有历史伤痛,真相是最好的慰籍 种族歧视,红色恐怖,军事独裁,暴力镇压,种族屠杀……   这样的字眼反反复复,出现在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历史乃至当下。   如何面对这些与现今政治利益纠缠不清的“历史问题”,成为每个国家都必须面对的议题。全世界已有三十多个国家成立了真相委员会(关联阅读: 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?),作为“转型正义”的重要载体,通过调查、披露威权政府所犯下的罪行,将真相公之于世,促成全民反思与政府改革,避免历史重蹈覆...
阅读全文>>
2015年12月22日 16:41

译介|拉美真相委员会:以真相换和平

译介|拉美真相委员会:以真相换和平 始于上世纪60年代的拉美游击运动,随着左右阵营政治势力的变化而兴衰反复。在危地马拉、秘鲁、哥伦比亚等国,右翼军政府与左翼叛军间的内战持续数十年,与之相伴的,是双方所犯下的大量侵犯人权、违反战争法的残酷暴行。   受害者们就该因为这些“历史问题”而沉默着死去?谁应对他们负责?   一些拉美国家选择以真相来回应。   真相委员会( “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”)作为一种实现转型正义的重要制度,通过调查、披...
阅读全文>>
2015年12月17日 12:10

译介|真相还是和解?——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关于赦免的难题

译介|真相还是和解?——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关于赦免的难题 将近隔离40年的种族制度,由此带来的歧视、杀戮、酷刑与武装反抗,严重地撕裂了南非社会。   自上世纪90年代终结种族隔离,南非社会一直努力弥合历史创伤、寻求民族和解。而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,则是其最为典型也最重要的举措之一。   上一篇文章(“ 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”),为大家介绍了真相委员会这一制度的基本原理。接下来的几篇文章,将继续编译《不可言说的真相:转型正义与真相委员会的挑战》(Unspeakable ...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30日 14:09

译介|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?

译介|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? “为什么我们想要一个真相委员会?”   2009年,在圣保罗一个关于成立巴西真相委员会的国际会议上,“国际转型正义中心”(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itional Justice)的发起人之一,Priscilla B. Hayne向一个在巴西独裁时期失去家人的妇女抛出了这个问题。   她很快做出回答:为了获得调查的特权,得到那些至今迷失的真相。   巴西并不是一个彻底遗忘了过去的国家。自1985年独裁结束,巴西成立了多个官方的调查委...
阅读全文>>